胜博发888手机平台

高考作文大家写|江苏高考作文满分作者:像个成年人一样

Posted On
Posted By admin

疫情影响,考试延期、酷暑热浪……历经不平凡的备考之路,5万多名考生为梦想而战。

每逢此时,高考作文题目总是成为热议话题。教师、作家们也拿起手中的笔,同写高考作文,祝福考生落笔生花,圆梦今夏。

小时候人们喜欢发问,长大后往往看重结论。对此,有人感到担忧,有人觉得正常,你有怎样的思考?请写一篇文章,谈谈你的认识。

周响,2014年江苏省高考语文作文满分获得者(作文题:《青春万岁》),后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。现为法律从业者。

记得小时候和爸爸妈妈看电影时,最喜欢揪着他们的衣服,逼问他们银幕上的人物是好是坏。可直到有天,在放着《一代宗师》的影院里,女大学生乐此不疲地问: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呀?这镜头是什么意思呀?另一边,男大学生兴奋又故作轻描淡写地逐一解答,深入地从影史分析到镜头语言。

当抱怨电影里的银瓶乍破也盖不住酸臭的叽叽喳喳时,我觉得,自己好像长大了。

孩子爱问问题。不过有时,爱问问题也是为了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孩子。正如风走了八万里,不问归期。那女孩问了八百个问题,也不为求一个答案。

成年人不问问题。父亲说,他小时候最爱的事情就是学习,可造化弄人,爱学习的人却偏偏总是没时间学习——放学后,他就要打猪草、唤猪、喂猪、打水、生炉、做饭;上学前,他还要搬一个小凳子,蹲坐在尘土四起的校门口帮同学削铅笔,削得漂亮有模样,换几张白纸。

原来父亲很早就成年了,怪不得他也很少问为什么。午后拿着芦草棍在门前的烂泥地上写演算竖式的他,望向远处俯身劳作的,干瘪黑黢的人们,庞大的热风翻滚过农田。

有时,问题是为了结论。大学时有门沉闷至极的课,搞得大家萎靡不振,窗外的蝉都比我们有精神。直到有天,蓝底的投影幕布上赫然飞入一行红色隶书:“一个好问题胜过一打好答案”。紧接着,又淡入了一张爱因斯坦的照片。

犹记得那位优雅的中年女士微笑抱臂,站在那页宛如82年制作的PPT前,语气中带着自得:上课踊跃提问者,由助教画“正”计数,期末考核加分。

奇迹般,我们产生了疑问。我们提问,设问,反问,我们明知故问,我们打破砂锅问到底,我们问天问大地……不得不说,姜还是老的辣。妙手回春,一汪死水就涌出汩汩清泉。

而有时发现,对问题和结论的需求,也可以切换自如。比如领导们喜欢问:为什么连这个都要问我?为什么连这个都做不好?为什么你们蠢钝至此?

唉,生活,谈何容易?意气风发的少年走到打工岗位上,纵身跃入早高峰的人海,偶尔在地铁车窗中匆匆一瞬地看见人缝中的自己,是否也会问:为什么现在的你,不问问题了?

来到单位,我立马卸下背上沉重的电脑,拿起笔和本,鼓起勇气去向老板提问。问题诸如:初入职场,人际关系怎么这么难处理呀?我的境界怎么就无法提升?而您怎么就那么成功?怎么就那么令人敬佩?您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吧?

领导有些意外,但进而出现了某种我熟悉的神态——于是他从专业知识,聊到了人生机遇,从路遥笔下的高加林评述到了《天道》里的丁元英,最后还介绍了他的雪茄与古典音乐品味……终日疲态的他,脸上竟也泛出粉扑扑的气色。

天灵灵地灵灵,不要问各路神仙,因为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。请像个成年人一样。

Related Post

leave a Comment